警惕宏观数据回落低于预期警惕宏观数据回落低于预期

警惕宏观数据回落低于预期警惕宏观数据回落低于预期

警惕宏观数据回落低于预期
主要内容:  一、利率市场展望:警惕宏观数据回落低于预期  投资策略:前期国内利率快速下行,得益于国外市场避险情绪的上升,和国内人民币汇率贬值引发的避险情绪的上升。但是不可回避的问题的目前市场利率已经很低,但是资金成本依然维持高位。市场避险情绪虽然暂时不会消退,但是如果不能进一步提高,也可能难以推动利率进一步的下行。此外,从8月份PMI到贸易数据均好于预期,因为市场已经对经济非常悲观,对7月份宏观数据的回落也抱有强烈的预期。因此,我们认为目前的利率水平已经充分反映了市场的利多因素。此时,更应该关注的是绝对收益太低和对利多的充分反映,一旦7月份宏观数据回落低于预期,利率将面临反弹的风险。  第一、从7月托管量数据来看,机构普遍小幅降杠杆。近日中债登公布了2019年7月托管量数据,7月底全市场债券托管量环比增加7812亿至62.09万亿。分券种来看,国债、地方政府债和其他一级资本债为主要增持品种,地方政府债环比增持量大增,而政策银行债减少转回负值。7月市场杠杆水平较6月小幅下降。  分机构来看,全国性商业银行、城商行小幅升杠杆,非银机构普遍选择降杠杆。商业银行总体杠杆水平环比小幅增加,其中全国性商业银行和城商行环比分别上升0.04和0.03,农商行环比下降0.01;信用社、保险机构、证券公司和非法人产品杠杆水平环比均出现不同幅度的下降,分别下降0.16、0.42、0.05和0.11,;非法人产品中中商业银行理财产品杠杆环比下降0.38。总的来看,7月农商行和非银普遍选择降杠杆,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有以下原因。第一,资金面收紧。7月全月来看,资金面逐渐收紧,作为市场反映资金充足度的重要指标,DR001由7月初的1.1251%上行120bp至2.7464%,资金面的收紧一方面使得非银机构和农商行的流动性充裕度下降,降低杠杆;另一方面会使得短端利率上行,债券价格下跌,机构有主动降低杠杆的意愿。第二,7月全月利率走势比较焦灼。7月10年期中债国债和国开到期收益率分别下行了8bp和7bp,随着5月以来利率的下行,7月利率已经处于相对低位,6月经济数据的好转使得市场对经济预期出现分歧,全月基本处于窄幅震荡走势。直到月底中央政治局会议定调“下半年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”,利率才出现了明显下行。全月来看由于市场对利率下行缺乏一致预期,因此交易机构观望情绪浓厚,也是推动了7月非银机构杠杆率下降的原因之一。  综上来看,流动性收紧是使得机构普遍降杠杆的原因之一,更主要的是7月市场对于利率的后续是否下行存在分歧,出于防风险的目的,不同机构不同程度的降低了杠杆。  第二、7月贸易数据大幅超预期,进出口均有好转。7月出口同比(按美元计)3.3%,预期-1.8%,前值-1.3%;进口下降5.6%,预期降8.2%,前值降7.3%。具体而言:  出口方面,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,企业在拓宽出口目的地,增加对欧盟、东盟等地出口。分国别看,对美、港出口是最大拖累项,分别拖累出口增长1.3和2个百分点。对日出口增速较上月小幅下滑,拖累出口增长0.2个百分点。对欧盟、东盟及除上述国家和地区外的出口是导致出口超预期的主要原因,分别拉动出口增长1.1、1.9和3.4个百分点。分商品看,机电产品和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改善明显,分别拉动出口增长1.64和1.08个百分点。高新技术产品同比下降0.19%,但降幅较上月收窄1.9个百分点。  进口方面,以铁矿、原油为代表的大宗商品进口回升,从澳大利亚、巴西进口增长较快;机电及高新技术产品零部件进口回落,从韩、日进口同比负增长;对美进口下滑幅度收窄。分国别看,从澳大利亚和巴西进口是最大拉动项,分别拉动进口增长1和0.6个百分点。对韩、美、日进口是最大拖累项,分别拖累进口增长1.9、1.4和1.2个百分点。从美进口7月同比下滑1.9%,较上月收窄12.4个百分点,降幅为近半年最低。分商品看,机电产品是最大拖累项,拖累进口增长5.9个百分点,其中集成电路拉动率为-1.1%,高新技术产品拉动率为-2.5%。铁矿进口数量及金额均回升,拉动进口增长2.1个百分点。原油、大豆进口数量同比维持高增速(14%和8%),但受价格拖累,对进口的拉动率仅为0.1%和-0.2%。  一、利率市场展望:警惕宏观数据回落低于预期  周四市场交投尚可,早盘央行继续暂停逆回购操作,全天资金面整体延续宽松态势,资金利率小幅上行。现券方面,市场对昨日央行辟谣降息,进出口数据超预期反应较为平淡,全天利率窄幅震荡,长端活跃券下行不到1bp,中短端利率则涨跌互现,变化不大。国债期货整体呈现窄幅震荡格局,尾盘勉强收红。后期我们建议关注:  第一、从7月托管量数据来看,机构普遍小幅降杠杆。近日中债登公布了2019年7月托管量数据,7月底全市场债券托管量环比增加7812亿至62.09万亿。分券种来看,国债、地方政府债和其他一级资本债为主要增持品种,地方政府债环比增持量大增,而政策银行债减少转回负值。7月市场杠杆水平较6月小幅下降。  警惕宏观数据回落低于预期——江海证券资管投资部债市日评2019-8-8  分机构来看,全国性商业银行、城商行小幅升杠杆,非银机构普遍选择降杠杆。商业银行总体杠杆水平环比小幅增加,其中全国性商业银行和城商行环比分别上升0.04和0.03,农商行环比下降0.01;信用社、保险机构、证券公司和非法人产品杠杆水平环比均出现不同幅度的下降,分别下降0.16、0.42、0.05和0.11,;非法人产品中中商业银行理财产品杠杆环比下降0.38。总的来看,7月农商行和非银普遍选择降杠杆,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有以下原因。第一,资金面收紧。7月全月来看,资金面逐渐收紧,作为市场反映资金充足度的重要指标,DR001由7月初的1.1251%上行120bp至2.7464%,资金面的收紧一方面使得非银机构和农商行的流动性充裕度下降,降低杠杆;另一方面会使得短端利率上行,债券价格下跌,机构有主动降低杠杆的意愿。第二,7月全月利率走势比较焦灼。7月10年期中债国债和国开到期收益率分别下行了8bp和7bp,随着5月以来利率的下行,7月利率已经处于相对低位,6月经济数据的好转使得市场对经济预期出现分歧,全月基本处于窄幅震荡走势。直到月底中央政治局会议定调“下半年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”,利率才出现了明显下行。全月来看由于市场对利率下行缺乏一致预期,因此交易机构观望情绪浓厚,也是推动了7月非银机构杠杆率下降的原因之一。  警惕宏观数据回落低于预期——江海证券资管投资部债市日评2019-8-8  从投资者托管量结构来看,商业银行和境外机构为主要增持的力量,且两者环比增持量较上月大幅上升,而非法人产品环比增持量由6月大幅增加转为负值。具体来看:  首先,7月商业银行托管量环比增加7091亿,边际需求明显增加,较6月多增3208亿。增量主要来自地方政府债和国债,商业银行分别增持了5748亿和1851,而政金债增持量转负,减少404亿元,5月以来利率的持续下行,到了7月31日10年国债和国开利率分别为3.1552%和3.5351%,距离年内低点仅有9bp和6bp。7月利率处于相对低位,且市场对于利率下行缺乏一致预期,政金降主要为交易盘,所以商业银行降低了政金债的比例。其中全国性商业银行债券托管量增加最多为5230亿,城商行和农商行分别增加198亿和1307亿,外资银行增持227亿,其他银行变动不大。  其次,证券公司债券托管量7月环比增加239亿,主要增持的是地方政府债和国债,分别增持221亿元和39亿元,政金债持仓变动不大,仅增持20亿元。境外机构债券托管量7月环比增持72亿,随着债券市场的不断开放,海外对我国债券的购买力度不断加大,主要增持了国债和政金债,分别增持72亿元和404亿元,其中国开债增持了342亿元。  最后原广义基金下的非法人产品债券托管量环比减少430亿,主要是减持了国债和地方政府债,分别减持了430亿和1095亿,主要增持了政金债688亿元,其中商业银行理财产品债券托管量减少了1753亿,对国债、地方政府债和政金债均出现一定幅度的减持。  综上来看,流动性收紧是使得机构普遍降杠杆的原因之一,更主要的是7月市场对于利率的后续是否下行存在分歧,出于防风险的目的,不同机构不同程度的降低了杠杆。第二、7月贸易数据大幅超预期,进出口均有好转。7月出口同比(按美元计)3.3%,预期-1.8%,前值-1.3%;进口下降5.6%,预期降8.2%,前值降7.3%。具体而言:  警惕宏观数据回落低于预期——江海证券资管投资部债市日评2019-8-8  出口方面,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,企业在拓宽出口目的地,增加对欧盟、东盟等地出口。分国别看,对美、港出口是最大拖累项,分别拖累出口增长1.3和2个百分点。对日出口增速较上月小幅下滑,拖累出口增长0.2个百分点。对欧盟、东盟及除上述国家和地区外的出口是导致出口超预期的主要原因,分别拉动出口增长1.1、1.9和3.4个百分点。分商品看,机电产品和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改善明显,分别拉动出口增长1.64和1.08个百分点。高新技术产品同比下降0.19%,但降幅较上月收窄1.9个百分点。  警惕宏观数据回落低于预期——江海证券资管投资部债市日评2019-8-8  进口方面,以铁矿、原油为代表的大宗商品进口回升,从澳大利亚、巴西进口增长较快;机电及高新技术产品零部件进口回落,从韩、日进口同比负增长;对美进口下滑幅度收窄。分国别看,从澳大利亚和巴西进口是最大拉动项,分别拉动进口增长1和0.6个百分点。对韩、美、日进口是最大拖累项,分别拖累进口增长1.9、1.4和1.2个百分点。从美进口7月同比下滑1.9%,较上月收窄12.4个百分点,降幅为近半年最低。分商品看,机电产品是最大拖累项,拖累进口增长5.9个百分点,其中集成电路拉动率为-1.1%,高新技术产品拉动率为-2.5%。铁矿进口数量及金额均回升,拉动进口增长2.1个百分点。原油、大豆进口数量同比维持高增速(14%和8%),但受价格拖累,对进口的拉动率仅为0.1%和-0.2%。  投资策略:前期国内利率快速下行,得益于国外市场避险情绪的上升,和国内人民币汇率贬值引发的避险情绪的上升。但是不可回避的问题的目前市场利率已经很低,但是资金成本依然维持高位。市场避险情绪虽然暂时不会消退,但是如果不能进一步提高,也可能难以推动利率进一步的下行。此外,从8月份PMI到贸易数据均好于预期,因为市场已经对经济非常悲观,对7月份宏观数据的回落也抱有强烈的预期。因此,我们认为目前的利率水平已经充分反映了市场的利多因素。此时,更应该关注的是绝对收益太低和对利多的充分反映,一旦7月份宏观数据回落低于预期,利率将面临反弹的风险。

admin